第17天

任意妄為的你

作者:葉松茂
 

彼得後書二12-13

12 但這些人好像沒有靈性,生來就是畜類,以備捉拿宰殺的。他們毀謗所不曉得的事,正在敗壞人的時候,自己必遭遇敗壞。
13 行的不義,就得了不義的工價。這些人喜愛白晝宴樂,他們已被玷污,又有瑕疵,正與你們一同坐席,就以自己的詭詐為快樂。

 

彼得用被人囚禁的畜牲(二12)來形容異端,是為了清楚指出異端的兩個與生俱來的特徵。第一,他們的結局是一早已經決定了的事,就是完全的毀滅。被囚禁的動物最終是用來宰殺的,異端也必遭遇敗壞,這是必然的因果關係,「行的不義,就得了不義的工價」。第二,畜牲是不講道理的,非理性的,按照人的常理,它們都是瘋狂的、任意妄為的。異端不單單道德墮落,種種行徑已經是任意妄為,違反人類的常理。

異端是教會內部的人,「正與你們一同坐席」(二13),透過一起飲宴,引誘信徒在酒醉後失去自制的能力,跟隨異端放縱情慾。「宴樂」在原文是狂歡作樂,代表一種放縱大量飲酒的宴會。這些飲宴一般在晚上,但異端居然在日間狂飲宴樂,縱情聲色,比教會外的人更加放縱,真的是任意妄為之極。其實早期教會十分重視宴會,羅馬人原來跟中國人一樣,以餐宴聚會作為社交生活的核心,而教會則把其延伸為聖餐的聚會。但異端居然把神聖的聚會變成狂飲之活動。

為甚麼人會變得如此任意妄為,違反常理呢?主要是一些沉溺行為令人不能自拔。直至今日,歐美社會最嚴重的沉溺問題還是醉酒;性沉溺也嚴重。中國人的社會呢?沉溺賭博應該是最嚴重的社會問題。最普遍的卻是沉溺「手機」的低頭族。中國和香港不少人每分每秒全神貫注於自己的手機,真是到了任意妄為的地步:在等車、乘車、或正上落車,都望着自己手機。更奇怪的是很多人與家人晚膳時打機,走路時打機,過馬路時打機、駕駛汽車時一樣打機。有些教會去營會或訪宣時鼓勵信徒幾天完全不用手機,事後很多信徒都深刻感受到心靈的洗滌、靈命的更新。
 

思想:
你有沉迷甚麼東西嗎?你願意靠着上帝的恩典,停止這些任意妄為的事嗎?

 


(靈修文章已獲「爾道自建」授權使用)

Top
© 2015 大學浸信會 | University Baptist Church. | 歡迎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