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遇見神了

Maria Pao (May 1, 2019)

大家好!上回我分享了由2017年七月至2018年三月的經歷,今年我們又過了一個不一樣的三月,很高興可以和你們有以下分享(除人名外,一切內容也屬實):

神的安慰常在

首先是 Sara 的癌指數在十二月列為高過正常,因為上一次做 PET scan 已是差不多一年前的事,所以 Dr. S 就安排在一月份照一次 PET scan。在這之前的數天本來都覺得甚為平安,有信心 Sara 應該無問題的,可是在做 PET scan 的前一晚和二姐講完電話後,信心就開始動搖,有些不安。後來便自責,我身為基督徒,應該去安慰別人給人信心,不應反過來被人影響的。幸好當晚我要去 BSF (Bible Study Fellowship) 敍會,我剛踏進會堂,便聽見他們在唱 Trust and Obey 這首詩歌:

Not a doubt or a fear, not a sigh or a tear,
Can abide when we trust and obey.
Trust and obey, for there’s no other way,
To be happy in Jesus, but to trust and obey.

除了信靠和順服,我們還有另外的出路嗎?神給我合時的提醒,我又頓時恢復了信心,結果這次 PET scan 是無問題的。

但到了三月 Sara 的癌指數由十二月的51跳了去447,所以 Dr. S 再度安排了 Sara 在三月六日(星期三)做 PET scan 。在癌指數升了八倍底下,你可以想像這次的壓力比上次重那麼多。但神又早有準備安慰我們,我和 Sara 都很喜歡看權能時間,剛好這星期的講道就是 You Don’t Need to Worry (你無須憂慮),live in the present and abandon the outcomes to God (活在當下,將結果交給神)。神就是用這個訊息來安慰我們,我亦同樣地去安慰焦慮得不得了的姐夫。不單止這樣,安慰的訊息還一個接一個,在星期三的早上,神又再透過一個BSF的朋友給了我這個訊息:“though odds were against us, God was not”。可是以往幾次做 PET scan 都是可以在當日傍晩便知道結果,但這次我們等到星期三早上七點多也未有消息,等完又等,到星期四整天還是未有消息。 Sara 覺得如果有好消息,Dr. S 一早便會告訴她,所以便越來越擔心。

屬靈爭戰第一回

在這惶恐的心情下,二姐提議去見她剛剛認識的一個來自大連的“神醫”。她有兩個朋友的親屬有癌症,服食了“神醫”的药後都有好轉,二姐夫見此,便請“神醫”由大連到香港為親友看病一天,就是在星期四。起初二姐是比較溫和的提議 Sara 去見“神醫”,後來見 PET scan 還未有消息,便想強硬地把她拉去。我本身認為不是為求康復就不理其法,這個像是屬靈的爭戰,所以請了衆朋友為這事禱告,很感恩到最後 Sara 還是站立得住,沒有被動搖。

印度的門關了

星期五是姐夫和 Sara 要出發到印度的一天,本來是四天的行程,去參加姐夫一個客人女兒的婚禮。他們出發前,我便盡力去安慰 Sara,叫她不要擔心,還轉遞了個笑話短片給他們,就是一個女人本來看似是坐在飛機的窗口位置的,卻原來是用一張櫈仔罩著個頭。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C7x-x08e5A

其實這段短片我已收到了一段時間,不過覺得當日情況恰當,便轉發給他們。Sara 經過禱告後,心情也平復了不少,便決定要帶著輕鬆的心情踏上旅程。到了下午收到 Sara 的訊息,起初未看內容的時候,以為她是告訴我們已登機了,誰知她竟然回家了!原來姐夫的簽證過了期不能登機,他們只好回家,我知道後便即時問,是否要買兩張櫈仔給他們呢😉!

Healing Conference 的門開了

剛好我有位同學 Scarlett,在這之前幾天問 Sara 和我,會否有興趣參加一個基督徒醫生舉辦的 healing conference, Scarlett 的好幾位朋友也分別推薦這個 conference, Sara 起初以為自己會在印度所以沒有報名,於是我便和 Sara 的另一位同學 Victoria 報名。星期五晚上,我把這個他們不能登機的笑話告訴朋友,本來想通知 Scarlett 的,但竟然忘記了!幸好在星期六晚上,聖靈再提醒我要通知她。 Scarlett 收到訊息後立即再提議 Sara 參加,起初因為巳過了報名時間,我已經沒有再考慮叫 Sara 參加,但 Scarlett 認識主辦單位,所以便能安排位置給她。星期日早上我才確定 Sara 會出席會議,就在翌日星期一早上便開始。這是個一連三日由早上九時到傍晚六時的會議,我和 Victoria 起初覺得時間太長,只是想參與一部份,很可能會是遲到早退的。而 Sara 若果不是 PET scan 的結果令她患得患失,既恐懼又焦慮,也肯定是不會參與的。結果這個由 Dr. Michelle Strydom 主講的 healing conference,果然精彩,我們三日都是準時九點便到達會場。 Sara 更認為這次去不了印度 (這是她人生以來第一次遇到了這樣出不了門的事),而奇蹟地到了這個 healing conference,全是神的安排。她在會場的時候還感動得落淚,這是她病了後我第一次親眼見她流下的眼淚。

不一樣的 PET Scan

PET scan 一直未有消息, Dr. S原來是以為 Sara 到了印度,所以沒有打電話給她。星期三下午約了 Dr. S 看報告,因為會場和診所距離相近,所以我們計劃見完 Dr. S 後,便立即折返會場。在這之前除了為報告的結果禱告,更為我們可以盡早返會場禱告,到了診所奇蹟地發現,通常擠滿了人的等候室,竟然一個病人都沒有!報告結果是照不出有任何問題,連放射科醫生也覺得奇怪,更問 Dr. S 報告應該怎樣寫呢?這樣我們便帶著輕鬆不少的心情折返會場,並發現沒有錯過任何重要的訊息!

神再次早有預備

PET scan 報告雖然正常,但由於癌指數由 PET scan 前的447跳到了 PET scan 後的989,所以 Dr. S 建議要再做化療和服食標靶藥。 Sara 很不願意再做化療,和 Dr. S 的想法不合。不過在這方面神也早有預備,就在去年的十二月,我在 Lilian 同學(還記得她嗎?父母都是醫生那位) 的生日會上見到另一位同學 Angela。我和 Angela 不太相熟,若不是有特別的敍會,是不會私下出來的,不過我知道她在藥廠做事多年,湊巧我先生沒有空出席,我便可和 Angela 詳細談及 Sara 的個案。 Angela 在當時向我介紹了一位 Dr. X,她讚揚 Dr. X 是個好基督徒,有憐憫病人的心,用藥技巧也很熟練。我有個感覺,這次與Angela的見面和交談不是偶然的,是神的安排,並且深信我們有一天會與 Dr. X 碰面的。結果因為 Dr. S 與我們的想法不同,所以我們便在 PET scan 報告的隔天(即是星期五)轉去向 Dr. X 求診。 Dr. X 也同意 Sara 不須要再做化療,只是服用標靶藥便可以,他還同意 Sara 可繼續服用中藥,來幫助舒緩標靶藥的副作用(這點也與 Dr. S 不同)。不過 Sara 仍然不是百分百放心服用標靶藥,直到我們在星期五下午去見她的中醫。講到要約D敎授也不是件容易的事,要提前一個月,且要很凖時十點鐘打電話預約,這天我們是沒有預約的,但因為有其他人取消了約會,我們才可以在同一天星期五早上見 Dr. X 後,下午再去見D敎授。見到D敎授, Sara 把疑慮道出,D敎授雖然在腫瘤科有數十年經驗,在港亦是很有名,但她的謙卑是令我最詫異和欣賞的。她爽快而直接的回答說:“西醫認為怎樣做是好的,您便跟著做,他對您說還可以醫,總好過他對您說沒得醫了”, Sara 聽到這話後,便放心決定要服用標靶藥。我們再約了 Dr. X 下個星期二見面,這天是要抽血和再詳細講述服用標靶藥的事項。

屬靈爭戰第二回

Sara 向來決定了要做的事,便㑹很”興奮”很想盡快開始,星期二傍晚,像個小朋友拿著一大盒朱古力回家,很想盡快打開把它吃光了似的。不過事情不是這樣的順利,第一次服食標靶藥後的反應是始料不及的,她腹部劇痛,覺得自己快要死去。星期三整天都在抽痛,我們也很擔心她這樣不能繼續治療。

為何認為這又是一次屬靈的爭戰呢? Sara 因為最近受著膝痛的困擾,所以二姐便幫她約了個整骨的敎授(這個原來是“神醫”的師父,他在香港做整骨的),就在星期三!起初我也不以為意,覺得整骨只是一次半次的事,沒有大礙,不過後來想起這個教授是“神醫”的師父可能就有問題了。加上在早一個星期,她們已到過神醫師父處,但他擔心 Sara 的癌細胞入了骨沒有給她治療,只是照了X光便請她們回去。我覺得這個神醫師父除了増添我們的恐懼外,並無幫助,於是立即把這事交托給神,求衪指引。結果 Sara 在星期三當日痛得不能外出,但經過眾朋友一起禱告後,過了一天副作用就奇蹟地消失了,此後也再沒有副作用,一星期後更可以到歐洲旅行,這個令我相信神是想藉此阻擋她去見神醫師父。

神在細節中

上回提及過一開始的時候, Sara 到過 Life Clinic 做過一些測試的,後來因為 Dr. S 完全沒有審閲這些報告,令 Sara 覺得這些報告毫無用處。剛巧姊妹組團契的 Dora 早在二十年前,確診四期鼻咽癌,介紹了一本書 Cancer Battle Plan 給我們,本書的作者 Anne Frahm 在沒有治療的出路下,改變了膳食後再活了十年,最後離世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體內有某些寄生蟲。這令我記起 Life Clinic 亦有提及 Sara 有寄生蟲,於是我便提議她帶 Life Clinic 的報告去給 Dr. X 看看。見到 Sara 的反應,知道她覺得這舉動是毫無用處的,我知道一定要再三催促她才會這樣做。在見 Dr. X 的前一晚,本身也忘記了這事,剛巧這晚的新聞報導魚生含寄生蟲,於是又令我想起要提醒 Sara。她在很不願意和甚為艱辛的情況下在某個箱底尋回報告。在這段時間(Sara 去歐洲旅行期間)原來 Dr. X 也一直在想,除了標靶藥外,還有甚麼治療可以加上去呢? Dr. S 略過的報告, Dr. X 卻每個項目也細心閲讀,我們發現原來 Dr. X 想用免疫治療的藥,和一項重要指標在 Life Clinic 報告中巳有講述,若應用在 Sara 身上的成功機率,所以他覺得這份報告是有一定的幫助。 Sara 和我都因為這樣而很是高興,從這些事上,我們再一次體驗到神實在是活著並在我們當中。英文有句話魔鬼在細節當中,其實神也在細節當中,神是和我們有互動的!

活著的主

至於印度之行為何不成呢?我們後來發現原來主人家預備了給每個賓客一對用黃金和寶石鑲成的佛像作回禮,所以神是不願意 Sara 把這帶回家的,還用了個很幽默的方式阻止這旅程!

這數星期一連串的經歷,又鞏固了我們對神的信心,祂就在我們的當中,掌管明天,治療需然還要繼續,但我們不再為明天而憂慮。希望您透過我們的經歷,也會開始認識我們的主耶穌基督,並將您的生命交托給祂。

願一切榮耀也歸給我們天上的父!

Top
© 2015 大學浸信會 | University Baptist Church. | 歡迎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