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日

膏油使之成聖,血使之潔淨

作者:高銘謙
 

利未記八10~17

10摩西用膏油抹帳幕和其中所有的,使它成聖;
11又用膏油在壇上彈了七次,又抹了壇和壇的一切器皿,並洗濯盆和盆座,使它成聖;
12又把膏油倒在亞倫的頭上膏他,使他成聖。
13摩西帶了亞倫的兒子來,給他們穿上內袍,束上腰帶,包上裹頭巾,都是照耶和華所吩咐摩西的。
14他牽了贖罪祭的公牛來,亞倫和他兒子按手在贖罪祭公牛的頭上,
15就宰了公牛。摩西用指頭蘸血,抹在壇上四角的周圍,使壇潔淨,把血倒在壇的腳那裏,使壇成聖,壇就潔淨了;
16又取臟上所有的脂油和肝上的網子,並兩個腰子與腰子上的脂油,都燒在壇上;
17惟有公牛,連皮帶肉並糞,用火燒在營外,都是照耶和華所吩咐摩西的。

 

利未記八章描述亞倫祭司及他兒子的成聖之禮所需要的步驟,當中「膏油」及「血」扮演重要的角色。首先,利未記八章10至13節描述摩西要用膏油膏立會幕及其中所有的、壇及壇的一切器皿,以及亞倫,而經文清楚說明膏油這樣的用法是為了使這些東西及人物成聖,代表會幕、器皿及亞倫不再屬於凡俗,而是進入神的領域﹙即是聖潔的定義﹚,既然進入了神的領域,便要完完全全與世俗的東西及空間分開,因此,這似乎有一種蒙揀選的向度,在世俗眾多的事物及人物當中劃分這些全然歸主,這樣,膏油的運用便象徵成聖及揀選。

第二,14至15節描述了血的功用:潔淨。有學者因而認為血是一種禮祭的洗潔精﹙ritual detergent﹚,把所有依附在潔淨物件上的污穢都洗去,而14至15節主要潔淨及成聖的對象是壇,這壇是燔祭壇。學者們認為這象徵通往天上的地方,因為燔祭是一種向上升的祭,象徵所呈獻的禮物達到天上,既然天上是聖潔的領域,通往天上的壇也必須潔淨才能確保天地互通,否則便不能打通天地線。

由此可見,「膏油」的作用在於成聖,而「血」的作用在於潔淨,潔淨代表除去污穢,以致成為聖潔的先決條件,而「膏油」是把潔淨的狀態轉化進入神的領域,即進入成聖的領域。

這樣,問題便出現了,為何利未記八章11節先說明成聖,之後在利未記八章14至15節才說明潔淨?為何不是先潔淨後成聖呢?很多學者以來源批判來詮釋,認為利未記的作者把利未記八章14至15節後加上去,不過筆者認為利未記八章14至15節只是一種確立典範的禮祭,說明將來的燔祭也必須根據利未記八章14至17節所列舉的規定而行,而不是說明成聖與潔淨的關係。

利未記八章14至15節所描述的血也預表基督的血,為我們潔淨神的聖所,為我們潔淨生命,我們的罪污割斷了我們與神的關係,但基督的血卻為我們與神建立團契,除去罪所帶來的污穢。
 

思想:
你珍惜基督為你所做的潔淨,還是濫用神的恩典?

 


(靈修文章已獲「爾道自建」授權使用)

Top
© 2015 大學浸信會 | University Baptist Church. | 歡迎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