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日

皮膚病後潔淨的條例﹙一﹚

作者:高銘謙
 

利未記十四1~9

1耶和華曉諭摩西說:「
2長大痲瘋得潔淨的日子,其例乃是這樣:要帶他去見祭司;
3 祭司要出到營外察看,若見他的大痲瘋痊癒了,
4就要吩咐人為那求潔淨的拿兩隻潔淨的活鳥和香柏木、朱紅色 線,並牛膝草來。
5祭司要吩咐用瓦器盛活水,把一隻鳥宰在上面。
6至於那隻活鳥,祭司要把牠和香柏木、朱紅色 線並牛膝草一同蘸於宰在活水上的鳥血中,
7用以在那長大痲瘋求潔淨的人身上灑七次,就定他為潔淨,又把活鳥放在田野裏。
8求潔淨的人當洗衣服,剃去毛髮,用水洗澡,就潔淨了;然後可以進營,只是要在自己的帳棚外居住七天。
9第七天,再把頭上所有的頭髮與鬍鬚、眉毛,並全身的毛,都剃了;又要洗衣服,用水洗身,就潔淨了。

 

得皮膚病的人痊愈了,不代表這人已經能自動地融入在以色列民的羣體當中,也不代表這人已經潔淨,這人必須繼續留在營外,讓祭司出來到營外察看他﹙利十四3﹚,為他進行一系列比較複雜的潔淨禮儀後,這人才可以得潔淨,目的是讓他能重新進入以色列民營內的正常社交關係中。這些複雜的禮儀叫我們現代人大惑不解,但卻藏有深層的神學象徵意義,叫我們思想神的潔淨恩典。

首先,經文出現兩次「就潔淨了」,顯示此禮儀主要的目的是要潔淨這人。第二,此禮儀需要有兩隻鳥,一隻定為被宰,一隻定為放生,被宰的鳥之血需要與活水﹙living water or running water﹚在一起,而這活水是用器皿所盛的,之後把另一隻活鳥,連同香柏木、朱紅色線與牛膝草一起蘸在活水上的鳥血中,在此人面前灑七次,這人便潔淨。我們不能確定到底水與血是否混在一起還是分開,但我們知道這禮儀是為了潔淨這人。第三,死的鳥與活的鳥叫我們想起贖罪日﹙利十六﹚當中的死羊與活羊,活鳥與活羊一樣,把這人的不潔帶到營外黑暗、甚至被魔鬼控制的地方,象徵此活鳥擔當了此人的不潔,而死鳥為此人潔淨,所涉及的血有潔淨的作用。
 

思想:
活鳥與死鳥叫我們想起基督,祂為我們的罪成為死鳥,祂的血潔淨我們的罪污﹔而祂也是活鳥,走上各各他山上,擔當了我們的罪,故此我們能得潔淨,完完全全是因為主的恩典及為我們所造的一切。誠然,皮膚病人得痊癒,可能是得到醫生的醫治,能得醫治本身不能把此人成為潔淨,他只有透過這禮儀,才可以進入正常的社交生活,與人再次有連結。同樣地,只有基督的血與擔當,我們才可以與教會有正常的社交關係,讓教會成為聖潔的族類,與外族不同。求主讓我們時時刻刻記著自己的蒙恩的罪人,不會成為忘恩負義的人,而教會也成為蒙恩的社羣,發出聖潔的光輝,為主而活。

 


(靈修文章已獲「爾道自建」授權使用)

Top
© 2015 大學浸信會 | University Baptist Church. | 歡迎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