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header.php...

title is... not null
title = ''
before: title = not null
get_the_title = '旋渦裏的平安'
after: title = ''

旋渦裏的平安

Maria Pau (Jul 22, 2020)

大家好!時間過得很快,踏入七月已是 Sara 發病滿三年了。第二回分享了 2019年一個不一樣的三月,今年的年頭又甚是刺激。很高興可以和你們繼續有以下的分享(除人名外一切內容也屬實):

七個腫瘤的疑雲

2019 過了一個安穩的春和夏季,Dr. X 用免疫治療藥,Sara 反應良好,癌指數差一點點便可回復正常的了。在我們衆人都很期待一切回復正常之際,指數停留後再逆轉。隨着街外的社會抗爭越演越演激烈,Sara 的指數也越升越高,到了 2020 的一月頭又再上了 2,800 的水平,還有 Sara 其他機能好像也相繼出現問題。起初以為是腸胃炎,個多星期食不下咽,後來連飲水也嘔了,腸道又堵塞,造成嚴重缺水,腎和肝功能都響起了警號。在這樣的情況下當然要入院。過了一天,PET scan 結果出了,Dr. X 晚上帶同報告去探 Sara,當時我已離開,留下二姐和大姐夫聽報告。二姐複述 Dr. X 沒有很明確道出報告結果,但她見到報告上寫着腹部有七個腫瘤,有兩個還有 7cm 大。我聽後便做了心理準備,作最壞的打算,不過也覺得 Dr. X 今次的反應不太尋常,知道他也為情況擔憂,但卻像是沒有正面和我們講出實際情況。於是翌日找 Dr. X 問個究竟,我問他這次是否應該有定心理準備呢? Dr. X 也是個基督徒,所以我請他不防直說,及告訴他我早已把事情交託給神了。他卻説不用有甚麼心理準備,還叫我要保持樂觀。與 Dr. X 對話後也解不開心裏的疑團,他是否不想我們擔心才輕輕帶過現時的狀況呢?雖然很想親自看看 PET scan 報告,但不知道被擺放到哪裏,又不敢問Sara,怕會刺激到她,影響病情。

首先 Dr. X 要解決最危急的狀況就是腸道堵塞的問題,因為開刀也未必能根治它,卻可能帶來不良的後果,所以選擇了做化療。想不到做了一次化療後,腸道的堵塞便通了,肝腎功能也回復正常,連 Dr. X 也説是個神蹟,更可趕及農曆新年前出院。 出院後我到 Sara 的家探她,她自己開門迎接我,我對她肚内是否有七個腫瘤更感疑惑,如果是真的,應該牀也下不了。我坐下不久,Sara 主動地提起她已經看了 PET scan 報告,她很平淡的説報告講述她有七處有病變的地方,但無寫明是腫瘤。見她這樣鎮定,我便請她給我看看,果然報告上寫的確是 lesions, 這樣情況又不至於很悲觀,所以難怪 Dr. X 話要保持樂觀了。

滿有平安的手術

二至五月都是繼續化療治療,五月的 PET scan 又是一神蹟,出乎意料的好,沒有任何問題,之前的七處 lesions 都沒有了 ,可是癌指數到了 200+ 又停下了不再回落。經歴了一月的危急關頭,Dr. X 也想有所預備和可搶先突擊,於是他在三月就建議Sara考慮做個 HIPEC 的 procedure。要做 HIPEC,首先要把體内所有大過 2.5mm 的腫瘤切除,然後再把加熱的化療藥灌入腹部,是一個最短也要做十小時的大手術。經過查考後,我也同意 Dr. X 的看法,做了這個手術應該可以減低 Sara 將來要面對的風險。Sara 當然不想做手術,所以她一直為這事禱告。到了六月,經過之前幾次抽血確定了指數的方向要回頭,便要立即決定動不動手術。在我們的鼓勵下,Sara 雖然擔心但也同意了做手術。我們也聽聞,將會為 Sara 主刀的 Dr. L 之前為兩個病人做同一手術都超過二十小時。即使如此,我對今次的決定覺得很平安, 一來 PET scan 沒有大問題,報告顯示不出的腫瘤也應該只有或小過 5mm,二來 Sara 的狀態穩定,可以承受這次手術,更重要的是,我相信是神給我們智慧做這決定的。Sara 開刀的那天一直有浸信會姊妹組的姊妹和各地的親友為Sara禱告, 結果在預期最短的十個小時内做完,而原先預定要住二至三晚ICU也只住了一晚,整個住院的過程也縮短了三天。一月的時候,出院不久便爆發新冠肺炎,今次又一樣出院不久後便出現第三波的疫情。就像 Psalm 91:1 描述的 “Whoever dwells in the shelter of the Most High will rest in the shadow of the Almighty.” 在全能者的蔭下,他是我的避難所,我要投靠在他的翅膀底下,就算是風暴只要神與我們同在也會有平安!

Glory be to God! 願一切榮耀也歸給我們天上的父!

Top
© 2015 大學浸信會 | University Baptist Church. | 歡迎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