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tract from 沙田區醫院院牧事工 2017年12月通訊

我沒有『白過』!

洪煒豪弟兄專訪

我是這樣長大

煒豪在屋邨長大, 是家中的獨子, 因父母都要工作,大部分時間由外婆照顧, 日子是平淡的。 直至讀大學其間,父親患上肺癌,不到半年就過身,雖有難過傷痛,但因他性格樂觀,不久就接受了這個事實。

我患了癌症

2011 年,煒豪廿五歲,一天突然感到肚痛,入院檢查,確診第四期癌症。醫生安排他做手術,再持續做一年多的化療,由用普通化療藥,到轉用高劑量化療藥,再做鞏固性的化療,煒豪感到身心俱疲。化療的副作用,包括:頭暈、嘔吐、疲累、胃口差,會同時出現,令整個人感到極其辛苦。每當一個療程完結,白血球指數會驟降, 他就必須要住院, 有時要住上幾個星期, 甚或一兩個月, 嚴重時還要入住隔離病房,每天看著房內的金屬窗花,會知道何謂「鐵窗生涯」。

與主相遇

患病後,煒豪的同事、朋友,紛紛主動向他傳福音;連醫生、姑娘也會問他有沒有信耶穌。於是,在一位舊同事的邀請下,他決志信主;之後,一位牧師在醫院為他行了水禮。信主後,他並沒有即時熱心追求真理,只當日子久了,經歷神多了,他的靈命才漸漸成長。

恩典處處

回想這六、七年間,有難過痛苦的時刻,也有令人鼓舞的遭遇。記得起初化療的效果並不理想;一次覆診,醫生告訴煒豪:「情況唔樂觀、唔會好得番、會差落去!」他走出診症室,坐在椅子上發呆,心情好差,忽然一個女仕走近,問他信了耶穌沒有,他說信了,她便為他祈禱,還鼓勵他要多看聖經和多禱告。之後,他真的認真去祈禱和讀經,學會把一切交托天父,人也變得輕省多了。
化療其間,又有一個不認識的女仕,走到煒豪身邊表達關心,傾談間,她介紹一個中醫給他,只是當想預約時,對方說已不收新症,他被迫擱置;怎知沒多久,一個舊上司給他電話問候,竟介紹同一個中醫給他,他更著煒豪告訴醫師是他介紹的。現在回想,在他最難過困惑時,竟有兩個陌生人主動關心,實在奇妙。
當完成了一年多的化療,發現病情又穩定下來,可以在家休養。但因之前用藥甚重,傷及神經線,影響走路,他要靠輪椅代步,當時心想,或許這一生都要如此。但經過不斷的操練,他由要坐輪椅,到只用手杖協助,最後可以如常走路,他深感這全是神的恩典!

生命的反思

煒豪曾住院一年多,其間,他對生命有嶄新的體會,他說:「一般正常人的生活是很難察覺到神的作為,覺得每件事都是理所當然,都是可以掌控,但當進了醫院,一切都由不得你話事;而且,當一切都停下來,人就會思考很多生命的課題。」

煒豪入住的是腫瘤科病房,忽然間,死亡就在咫尺,他說:「在這裡住,會見到很多病人過身,一星期會有五六晚,有病人要『打包』,甚至有時一晚會有幾個。我會想何時輪到自己?」當和其他病人傾談時,他們會疑惑:「餘下的日子該怎樣過?究竟離世的一刻會如何?離世後的世界又會是怎樣?」
煒豪發現癌症讓他不再看重金錢,覺得追求財富是沒意思,即使腰纏萬貫,到離世時,卻不能帶走一分一毫,那又有什麼意思?金錢,夠用便可以了。他說:「以前我會希望錢越多越好,可以品嘗珍饈百味,但患病後,見到好菜色都沒胃口,現在,追求的事物都改變了。」

煒豪亦發現有些病人本有很多朋友,平日會一起吃喝玩樂,但當入院後,卻沒有一人到訪關懷;平日經常是一個人獨處的, 病後卻不知從何處跑來不少關懷者;一向對家人不好的,病後,家人卻陪伴在側;當然,亦有不少因過往的劣行而少有到訪者。這一切, 正好給病人反思, 誰是真正的朋友?為何沒有人探望自己?我之前做錯了什麼?

煒豪說:「我有幸在年輕時已可以經驗老年人的經驗,認真去回顧、反思,這是好事,因我可以從而得到智慧。當我病情穩定,可以過回正常生活,我會知道該做什麼。我會把握時間去幫人、做義工、在教會事奉、關心身邊有需要的人。之前,我的生活只是返 工、放 工、放 假 去 旅 行、吃 好 東 西,然 後 放 上 Facebook。但這些生活, 現在對我來說, 已經意義不大, 所以我已删除了 Facebook。」他認為每個人都有一個使命,人該問:「我活在地上,對這世界有什麼貢獻?我又為主獻出過什麼?不要只在拿取這世界的東西, 吃世界上的食物、 玩世界上的玩意, 到離世時, 對這世界全沒貢獻。 即使是一棵樹也可以結果實、淨化空氣,有它的功能,如果一個人每日只在吃喝,當有一日他要離世,就趕 不及做 該做的事,人該做對人、對世界有意義的事,才不是白過!可惜有很多人不但對世界沒貢獻, 還不斷在破壞,過著奢侈浪費的生活。」

盼望的力量

煒豪坦言:「無論是信主的還是不信的, 都會懼怕死亡,但程度上會有不同,不信主的人不相信罪得赦免、死後可到另一個更好的世界;於是,他們會因曾犯某些罪感到不安,卻找不著補救方法,當離世日子漸近,人會感慌亂。雖然某些宗教對人的罪孽設有補救方法,例如:做善事積福、賺功德,以此抵銷一生的過錯,又或者要和人和解;但當人入了院,就什麼都不能做,當想到自己很快會死,想到要落地獄,他們的心就更恐慌。基督徒相信人得救是本乎恩,也因著信,不是靠行為,當真的要死,便會進到另一個世界,那裡再沒有疼痛、眼淚、死亡,這個盼望會帶給癌症病人許多平安,少一點顧慮!」

復發又如何

煒豪說:「醫生常說若五年不復發就算是康復,但癌症病人總會有擔心。有些人會說到時才算, 有些就常帶著愁容。 我雖會擔心,但不會專注在這事上, 我會交托給主, 他讓我多活了近七年時間, 深信一切都有他的心意, 我只需活好每一天便夠。 事實上, 幾個月前,醫生發現我體內的腫瘤大了, 在不同地方有增生, 所以現在又要再做化療。」

苦難也有好處

煒豪發現患癌時,只是一個廿五歲的年輕小子,但就要承受身心靈的嚴峻考驗,今日當再回顧, 他又會如何看生命中的苦難?他說:「苦難是生命的考驗, 我是被選中去接受這個考驗, 因不是每個人都會在年輕時患癌。 但是, 這個病也有好處, 就是不會即時死, 我還可以做我該做的事;對我來說, 這個病是一個警示, 讓我知道將來的路會難行、會辛苦;並且,我的生命不會很長,正因著這警覺,我會認真活好每一天。」

不要白過一生

最後, 煒豪誠懇地說:「我好想讓讀者知道,在這世上,最重要是人與人之間的結連,只有這樣, 人才能面對逆境, 不致崩潰。也許你正患病住院, 但也可用你有限的力量, 做點事情,好像禮貌地向醫護人員說聲謝謝,多站在別人的立場去看事物, 當可以與人結連, 會得到正面力量。若你仍擁有健康, 盼望能多做有意義的事, 讓自己的生命不是白過的!」

 

後 記:

雖然煒豪正在化療期間, 會有辛苦, 但從他的面容上,感受到的是寬容和平和;當談到苦難對他的意義、 踐行召命的重要時, 他的語調是堅定實在的。 是的, 苦難並沒有把他擊倒,反而成為他積極前進的動力。 在他身上, 看見了「接受與承擔」,看來他巴士上的「乘客」未能動他分毫,「他們」是徹底失敗了,這巴士會繼續朝目的地邁進!

採寫:張麗碧院牧

陳培玲姊妹 見證分享

2017年是充滿挑戰的一年;接二連三家中發生了很多事,而感恩每一步也有天父的恩典及看顧;令我確信天父給了挑戰,也會賜智慧及預備天使與我一起經歷這份挑戰。

4月1號 (愚人節), 在與同學聚會時收到電話,知道媽媽在街市買菜時跌斷腳;我中斷一切的聯誼,衝回家。之後數月,便是陪媽媽看跌打。

5月23號,終於克服了懶散及拖拉,決定去進行拖了很久的身體檢查。預計不到的是,這一檢查居然確診”乳癌”。聽到這消息,的確是要好好消化,自問向來生活健康,也有定期做運動,為何無端會”生 CANCER”?縱使不願接受,也要面對;我的人生仍有未完的責任,上有高堂,下有仍處於青春期的姪兒;如果我就這樣上天家,他們的生活及將來如何?我明白每個人來到這世上都有自已要走的路, 上帝是掌管明天及一切的;然而始終是我的親人,我不願見到我父母要承受”白頭人送黑頭人”之苦,我覺得這真的是人間慘劇 !! 當然,也感恩我的 CANCER 期數不是奪命的,只是奪取了我女性的性徵,這也是一個很大的掙扎。

6月決定做手術,開始只同意接受局部切除;可是之後出了病理報告,TUMOUR SIZING 太大加上之後的復發率很高,并且有機會是更高的期數;在生命悠關的情況下,的確也要理智的做出一個理性的決定;這段期間有好多天使出現,陪我覆診的ALICE、一直支持我的小組、表姐;還有一直給我醫學意見的 ELLEN、JOYCE、表哥;還有同是乳癌病人的同路人,她們無私的分享心路歷程、女人之痛;讓我鼓起勇氣9月決定再做一次手術;而9月在做手術的同時,爸爸腎衰竭的病況,急轉下跌,真的是屋漏偏逢連夜雨,在準備自已入院做手術的同時,也要找護老院安置父親。非常感恩尋找的過程很順利,而我住院期間,小組也代我輪流探望父親,滿滿的愛。

做完手術至今也2個月了,在家人悉心照顧下,我也漸漸康復。自己在一年內經歷過2次手術,明白病人的掙扎及㥬惶;在我生病期間,我遇過很多天使,而我也願意將自己的經歷與同路人分享,希望幫助她們在康復的路上走的更有力量。